32本哲学经典(西方文明的基石)

当代人有哪些普遍的心理困境?1.空虚 2.孤独 3.挥之不去的焦虑 4.内心力量的极度匮乏。罗洛梅在《人的自我寻求》这本书里探讨作为一个人,他的人格如何在孤独的时代得以重建。

他思考现代人面临的严重的心理困境,他认为造的混乱的根本原因在于价值核心的丧失、自我感的丧失、语言的丧失和悲剧感的丧失等社会历史和文化心理的因素。许多人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通常对于自己的感受没有清晰的概念,做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讨别人喜欢,时常焦虑不安。

罗洛·梅(Rollo May),美国存在心理学之父,也是人本主义心理学的杰出代表。其学术著作颇丰,罗洛·梅在著作中所考察的是现代人的存在困境。

11月20日,洞穴读书会将开启《人的自我寻求》共读,助你找寻自我,融入这个群体中,被温暖与舒适包围。

哲学发端于希腊。希腊、罗马和中世纪的哲学思想塑造了整个西方文明的形态,构成了西方文明的基石。本文收集关于古希腊、罗马及中世纪的32本经典哲学著作,转自商务印书馆。

人的灵魂就好像眼睛一样。当他注视被真理与实在所照耀的对象时,它便能知道它们了解它们,显然是有了理智。

每一个灵魂都追求善,都把它作为自己全部行动的目标。人们直觉到它的确实存在,但又对此没有把握;因为他们不能充分了解善究竟是什么,不能确立起对善的稳固的信念,象对别的事物那样;因此其他东西里有什么善的成分,他们也认不出来。

《理想国》是柏拉图的代表作,它成于作者壮年,震古铄今,影响深远,不仅是作者思想的宣言书,而且是一部哲人家的治国纲要。柏拉图以继承苏格拉底大业自任,前后共著对话二十五篇。他坚信哲学家能兼为家,确能治理世界。书中论及正义、国家、财产、幸福、哲学家、真理、认识、理念等方方面面的问题,两千余年来为西方知识界必读之书。

所有这些事实际上都是人类原初状态的残余,我们本来是完整的,而我们现在正在企盼和追随这种原始的完整性,这就是所谓的爱情。

凭借对美的领域的了解,他不会像一个卑微的奴隶,把爱情专注于一个别的美的对象,爱一个少年,爱一个男人,爱一种体制。

这种美是永恒的,无始无终,不生不灭,不增不减,因为这种美不会因为而异,因地而异,因时而异,它对一切美的崇拜者都相同。

本书表达了柏拉图的内心信念,即不可见的事物是永久的。本书也讲述了从低级到高级的爱,在本书中,这群男子认为最高贵的爱是男人之间的爱,他们认为男子应该去爱另一个男子,但是他们反对古希腊风俗中男子对少年的爱,这是他们讨论的前提。

被称作相异的东西总是与其他事物相关。如果存在和相异并非很不相同,情况就不会这样了。如果相异也像存在一样分有两种性质,那么相异有时候存在于不同的事物的种类中,某些事物是可以相异而与其他事物无关。

该书是柏拉图晚期的作品。该书是一篇对话体哲学著作,它反映了晚期柏拉图存在论、知识论和语言哲学等方面的核心思想,在古希腊哲学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本书所依据的古希腊文版是“牛津古典本”中伯奈特的校勘本,此外还参考了“洛布古典丛书”中傅勒的校勘本,以及坎贝尔的校勘注释本。

我们这个世界的知识是关于我们这个世界上的实在的知识,我们接下去还要说,我们这个世界上的每个知识部门必定是关于我们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的事物的某个部门的知识。

巴曼尼得斯篇为柏拉图对话录之一,也被视为最难理解的一篇。对话内容为当时两大哲学家 Parmenides 与 Zeno of Elea的会面,以及年轻的苏格拉底。会面的内容是 Zeno of Elea主张他的一元论而与当时主张多元论的学者相互冲突,这些学者认为一元论当中充斥著荒谬与矛盾。

我相信你一定知道有一类完美的型,它使不虔敬的成为不虔敬的,使虔敬的事物成为虔敬的。(选自《游叙弗伦》)

我想神把握绊在此邦,也是此用意,让我到处追随你们,整天不停地对你们个个唤醒、劝告、责备。(选自《苏格拉底的申辩》)

《苏格拉底的申辩》、《克力同》、《游叙弗伦》是苏格拉底的柏拉图大约在公元前392年撰写的记述老师哲学思想的著作。苏格拉底的对话,那些探讨诸如虔敬、勇气、德行等的对话,都给我们这样一种音乐感。比如《游叙弗伦》,尽管副标题“论虔敬”是后代学者加诸于此的,但虔敬恰如这首乐曲的主题。而《苏格拉底的申辩》被公认代表了苏格拉底的精神;《克力同》则是柏拉图对话录最早的作品之一。

我现在希望跟你们列位法官说清楚,为什么一个在哲学中度过一生的人会在临终时自自然然地具有充分的勇气,并且强烈地希望自己死后会在另一个世界获得最大的福祉。

柏拉图的《裴洞篇》通过苏格拉底的学生裴洞的回忆讲述苏格拉底临刑前一天的言行。苏格拉底与朋友和门徒进行灵魂不朽的谈话,从容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谈话主题涉及到了问题以及对灵魂存在的证明。

每种技艺与研究,同样地,人的每种实践和选择,都以某种善为目的,所以有人说,所有事物都以善为目的。

幸福是通过学习、某种习惯或训练而获得的,还是神或运气的恩賜。如果有某种神賜的礼物,那么就有理由说幸福是神赐的,尤其是因为它是人所拥有的最好的东西。

《尼各马可伦理学》系统阐述了德性在于合乎理性的活动,至善就是幸福,理智理性与实践理性的区分等思想,主要讨论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和形式是幸福所必须的,是西方近代伦理学思想的主要渊源之一。

《形而上学》是奠定西方思想传统的最重要的哲学著作,它展示了人类理性对于事物最普遍面相和终极原因的探索,进而提出了第一哲学的知识理论,从根本上奠定了西方哲学思想的基本概念问题。

悲剧是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为模仿,它的媒介是经过“装饰”的语言,以不同的形式分别被用于剧的不同部分,它的模仿是借助人物的行为,而不是叙述,通过引发怜悯和恐惧这些情感得到宣泄。

《诗学》探讨了一系列的悲剧以及史诗理论,如模仿理论、构成悲剧艺术的成分、悲剧的功用、情节的组合,悲剧与史诗的异同、悲剧的净化等。开创了西方现代诗学理论的先河,他的观点后来被罗马哲学家贺拉斯在《诗艺》中加以发挥,间接影响了整个西方艺术史。

实体,就其最真正、第一性的、最确切的意义而言,乃是那既不可以用来述说一个主体又不存在于一个主体立面的东西。

《范畴篇》紧密交融哲学与逻辑思想,运用哲学与逻辑的意义分析,论析主范畴、次范畴和后范畴,建立了一个创新的范畴系列。《解释篇》阐释了论证的一般原则,研讨了三段论法问题。

本书是是古希腊哲学家、科学家亚里士多德的重要著作。记述了其观察气象、地理、天文的经过,以及对这些现象的描述和分析。他的观察、描述、分析未免粗浅,但确是可贵的,自然科学史研究者特别值得仔细研究这两部著作。

灵魂的诸感受大概是全都结合于身体的——愤怒、温和、恐惧、怜悯、奋励与快乐,以及友爱与仇恨,所有这些感受现示时,身体都是有所参与的。

《灵魂论及其他》是亚里士多德探讨人的内在精神与心得自然科学著作,既是心理学体系,研究生命或灵魂,也是认识论体系,研究感觉、理智以及努斯的划分。

质料在一种意义上是能生灭的,而在另一种意义上则否,作为含有缺失本性是可灭亡的,因为它包含有可灭亡的东西——缺失。但作为可获得形式的潜能者,它的本性是不可灭的。它必然是不生不灭的。

《物理学》是一部自然哲学著作,它以运动变化的、物质的自然事物作为研究对象,提出“四因”说和比较系统的运动理论,论述了自然界的普遍原理和运动发展规律。

《动物志》是古代第一部按学术体系记录人类关于生物学的广泛知识,对近代生物学的形成和发展影响很大,在科学史上占有很高的地位。

《动物四篇》是依据他和吕刻昂学院师生们关于动物的野外观察,标本收集,室内解剖,文献编纂等工作而总结起来的比较解剖学和动物胚胎学理论。这些书不仅是从事学术史研究的必读文献,对于现代动物胚胎学的比较解剖学仍具有实际的意义。

关于自己的一生,苏格拉底说他一辈子除了考虑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非正义,并且实行正义和避免非正义意外,任何别的事情也没有做,他认为这就是他为自己所作的最好的辩护。

本书是苏格拉底的色诺芬对苏格拉底一生言行的回忆,着重追述了苏格拉底对、宗教和道德等问题的看法。本书的问世为深入研究苏格拉底提供了可贵的资料。

有一门医治灵魂的技艺,我指的是哲学,向哲学寻求帮助一定不能像治疗身体疾病那样向外寻求,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尽一切努力使我们自己成为自己的医生。

神学是西塞罗哲学研究的一个组成部分或延伸。在西塞罗看来,所谓诸神的本性、诸神的存在等问题是哲学问题。由于这些问题与人生信仰、生活幸福有密切的关系,因此哲学家必须深入思考这些问题。

好好权衡自己特有的性格特征,对它们加以适当的调整,以及不要设法使自己也具有他人的性格特征,乃是每一个人的责任。(选自《论责任》)

事实上,对于这种抱怨来说,应当指责的是性格,而不是人生的某个时期。因为通情达理、性格随和、胸怀开朗的老人都会觉得万年很好过;而性情乖戾、脾气不好的人,无论什么年纪,都会觉得日子不好过。(选自《论老年》)

西塞罗是古罗马最著名的演说家、家和散文家,在书中,他利用自己渊博的学识、雄辩的口才和华丽的笔触,对社会生活和人生中的一些重要问题,诸如人的道德责任、友谊、老年、死亡、个人与国家的关系、统治者的责任、外交事务中的道德原则等,作了透彻的分析和系统的阐述。

卢克莱修认为物质的存在是永恒的,提出了无物能由无中生,无物能归于无的唯物主义观点,集中体现在哲学长诗《物性论》中。

我认为,很多人的这种行为和信仰,不需要人去指责,而需要个赫拉克利特或德谟克利特,前者嘲笑他们的无知,后者嘲笑他们的愚蠢

琉善是古罗马时代的哲学家,在他的名下流传下来的著作有八十四篇。本书选择了其中有代表性的十四篇。

德尔图良是文坛上的一位奇才,是西方教会在奥古斯丁之前最伟大的教父,也是整个教父时代中最杰出的代表之一。

我们是一个以共同的宗教信仰、统一的教规和一种共同盼望的纽带紧密结合起来的团体。我们以集会和聚会的形式聚在一起,集中力量向上帝献上祈祷。(选自《护教篇》)

上帝的众位仆人,当你们来到上帝的台前,把你们隆重地献给他的时候,要尽力好好了解信仰的条件、真理的道理,以及教纪律的法规,在这些法律所禁止的其他世俗的罪恶之中,就有戏剧的娱乐。(选自《论戏剧》)

本书《护教篇》共收录其五篇护教著作:“护教篇”、“论偶像崇拜”、“论戏剧”、“论花环”和“致斯卡普拉”。这五篇可以基本代表德尔图良在护教学上所取得的辉煌成就。

斐洛的思想体系总结性地综合了整个希腊文化时代东西方思想的精华,将一神论的犹太教义与希腊理性哲学和理性神学有机地结合起来,并自创寓意解经法,为后来教教义和希腊哲学的融合预言了整合的一幕,大大促进了后世教教义的发展

忏悔我已往的罪过——你已加以赦免而掩盖,并用信仰和‘圣事’变化我的灵魂,使我在你里面获得幸福——能激励读者和听者的心,使他们不再酣睡于失望之中,而叹息说:“没有办法”。

《忏悔录》是一本以祷告自传手法所写的悔改故事,当中描写早期奥古斯丁归信教时的内心挣扎及转变经历。

《忏悔录》的书名在古典拉丁文中最初解释为“承认、认罪”,但在教会文学中,转为承认神的伟大,有歌颂的意义。奥古斯丁将自传取名为“忏悔录”就是取后面一种意义,叙述一生所蒙天主的恩泽,发出对天主的歌颂。

我们能获得义,是得到了上帝之助的——不只是因为上帝给了我们一个充满美好而神圣的戒规,而是因为我们的意志本身得到了恩典圣灵之灌注的帮助和提升。

上帝之谴责人,是因为人的缺点使人的本性受到玷污,而不是因为人的本性自身,这本性并不因自己的缺点而被毁灭了。

《论原罪与恩典》主要收录了奥古斯丁反对佩拉纠派的书信,与此紧密相关的是“原罪论”与“预定论”,并涉及“自由”等重要范畴,以最清晰和直白的方式揭示了奥古斯丁所服膺的教信仰。

《神秘神学》是伪狄奥尼修斯的重要著作,在书中作者为人们指出了一天神秘神学的道路,即与上帝神秘合一的道路。这一道路的基础就是上帝的爱。

26.《神学论文集 哲学的慰藉》:古典教的奠基者,中世纪教哲学中教父哲学的最后一位,经院哲学的最先一位

在《神学论文集》中,他运用亚里士多德哲学理论为教神学服务,将教信仰提升到系统的理论高度,是其后的经院哲学家注释和研究的经典著作。

《哲学的慰藉》则是人类三大狱中书简之一,是中世纪人文主义的奠基之作,甚至有学者评价为仅次于《圣经》而对西方思想和文化产生最深刻影响的书,是西欧全部文化精髓的来源。

由于事物据以被归入它的属和种的那种东西就是通过“此物是什么”陈述出来的定义来标明的东西,所以,“本质”这个词便被哲学家转换为“什么性”(quiditatis, Washeit)一词。

《论存在者与本质》是阿奎那本质学说的集中体现。论证了不同的存在者——复合实体和单纯实体(即精神实体)其本质的各自所是,通过质料的区分,提出“特质质料”使得个别事物有其个别本质存在,而进一步以形式的区分提出个别化“实体形式”才使得复合实体获得其个别本质。

不皈依神明,不能得到那使人转化的荣耀之光的不信的人,已经受到审判和定罪而被交到黑暗和死的阴影中去了。

这个人,由于他要借着同全部存在的最高等同者本身结合而自存,就要成为神明的儿子,并成为万物借以被造出来的“道”。

《论有学识的无知》是尼古拉从认识论角度来说明宗教内部的矛盾是可以调和的,上帝是绝对的极大,宇宙是相对的极大,宇宙中的事物与宇宙整体是矛盾的也是统一的,即极大与极小是统一的,一与多是统一的。

应该把与上帝的父子关系仅仅理解为deification,后者在希腊文中叫theosis。(选自《论与上帝的父子关系》)

若画中人望着观众,那无论在做在右你都觉得他望着自己,此时,若别人也在看画,他也会看到画中人正望着自己——人们就是这样同时但有分别被上帝注视。(选自《论上帝的观看》

埃克哈特是中世界德意志神学家和神秘主义哲学家,他认为上帝即万物,万物即上帝:人物成物之景,人的灵性与上帝的神性是相通的。

《逻辑大全》是中世纪著名哲学家、逻辑学家、唯名论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的奥卡姆的逻辑学巨著。本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篇幅约占全书的一半。

本书主要包含词项理论和命题理论两方面内容。具体一些说,在词项部分,奥卡姆探讨了范畴词与助范畴词,探讨了属、种、种差等谓词,还探讨了指代理论。在命题部分,奥卡姆探讨了模态命题和非模态命题。

人们的精神总是想象:它正在吃掉和吞食神,反过来,由于被触动,它自己也不断被神吞食:它在它所有行为中都失败,于是其自身就成为了超出一切的爱。

唯有纯真不二的爱才有可能克服这寻求沉思的悖论,因为爱既可以倒空自身、暗中发光,又不追求这空无,执着于这空无。

《精神的婚恋》主要讲述人类和上帝之间的精神之交。作者把整个待救赎的人类比喻为女性,即新娘,而三位一体的神则是新郎。新郎与新娘的相遇并在精神上交融一体,其过程正是人皈依,并得到人格升华的过程。书中以新娘新郎作比喻,引导信徒如何一步步洗净原罪,并最终在精神上接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