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好好的一个帅哥为什么要油腻!

“我给朋友捧个场。今天应该没什么人咨询,你也不用守在这里,说不定能捡到漏子,我记得有些拍卖品标价只有三位数,喜欢可以买。”司轶笑道,又拍了拍身边小姑娘的手,道:“这是咱们元嘉的一枝花,聪明,能干,还有钱。”

司轶人不坏,出手也大方,但口碑不大行,主要是这家伙已经三婚三离了,上一任前妻是他的助理,二人结婚三年,生了个女儿,因为司轶那些花花肠子,又离了。

我猛地一抬头,一张放大的俊脸离我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这家伙有点帅,那种张扬中带着蔫坏的感觉,但我不认识这人!

再低头,手机页面停留在某男星的八块腹肌上——吃瓜多了,大家就知道这是明星公关的正常套路,狗仔披露的是他们的恋情或睡粉的瓜,结果他们请了水军来“艳压”,既然是“艳压”的通稿,那自然少不了精修美照。

苏蕴川好看的嘴角勾了勾,笑道:“我说陈大律师,你好像有点贵人多忘事,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哦,我们是……”当我想起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我有种社死的感觉,不对,不是感觉,就是直接社死!

他是别墅咖啡馆里“豪门追爱”戏码的男主,而我那时正在相亲——试问,女律师相亲、相亲对象还有点挫,结果被甲方霸霸遇见并见证了部分过程,这算不算社死?

“晚点我和高律说一声。回头你看中什么,我可以买给你。”他说后面这句话的时候脑袋凑过来,要不是我躲得快,都要碰到我的脸了。

但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正式认识就撩你、要给你买东西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想到这里,就是自我降温了。

跟着老高这些年也算涨了见识,见过很多有钱、有权的人,但我从来没有自卑过,他们有钱,又不给我花,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态度好,纯粹是因为我是服务行业,就算他们不是我的甲方,我也会谦和真诚,我的一贯想法是:在高位时,把别人当人;在低位时,把自己当人。

“害,您知道的,高律大方,那是因为我们下面的律师剩余价值多,我要是他,我也大方。”我笑道,开始收电脑。

“苏总,我前段时间跟着大师学了一段艺术品鉴定,要不要我陪您四处逛逛?他们这个拍卖会主要是艺术品居多。”蒋怡雯端着咖啡又跑了过来。

苏蕴川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蒋怡雯,道:“还是劳烦陈律吧”——他一副彬彬有礼的状态,和前面说“我可以给你买”时的轻浮完全不同。

不难想象,苏蕴川这种人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被一群人围着、捧着,在他的认知中,他记得你、他主动和你说话,都是恩赐,你都要感激涕零。

此刻台上的拍卖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有一副名画正在拍卖中,这也是今天拍卖会的重头戏,在展会的多个位置都有海报出现。

“你懂?”苏蕴川见我正在看另一幅雕刻品,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这次还好,没有靠近我,大概他知道我领略不了他那该死的魅力,已经把我归结到无趣女人的行列。

我说:“这个雕刻家我认识,很有想法,而且他这件作品的用材及构思都非常讲究。您可以拍,后续或许能翻倍。”

苏蕴川笑了,道:“妹妹,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可不是对哪个女人都大方,我只对我的女人花钱。”

“这件作品标价3.88万,他没什么名气,不会超过这个起拍价,我拍了。我们可以打个赌,我赌它未来能翻倍,而且不止是翻倍。”我笑道,说实话,我心里没底,虽然我看过一些现代艺术品鉴定的书籍,还专门去请教过一些专业人士,但是,我说得煞有介事、一本正经、自信满满,这让苏蕴川有些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