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跑过去抱的是闺蜜可一睁眼发现抱着一个帅哥

我迅速弹开几米外位置,这时我才发现,男生旁边还有个人,两人年龄看着差不多大,一脸看戏的状态看着我们。

我打着哈哈,想糊弄过去,我这人别的不行,但脸皮一向厚的很,这种尴尬的小场面,早已经见惯不惯了。

郑晴笑眯眯地小声回着我:「他突然从旁边冒出来我哪知道,等我反应过来你就已经抱住了。不过,这人贼TM帅,你不亏。」

废话,不跑还等着你们找我算账啊,虽然我于念从来没怕过什么,可那男生的眼神,我实在是吃不消,像欠了他八百万似的。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郑晴,这人还当起吃瓜群众了,我故意说道:「怎么,你的糖醋排骨不想吃了?不想吃就给我。」我作势举起筷子夹走她的排骨。

郑晴移开了餐盒,笑的一脸谄媚:「 别,念念,我也就说说。不过,那男生真帅,你说,他是不是青禾大学的,要是是的话,我怎么没见过他。」

郑晴这样说,我也仔细想了想,才觉得那男生好像在哪儿见过,应该是我想多了,大概是帅哥都有共同之处才觉得眼熟吧,我暗自地想。

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郑晴是实打实的颜控,哪里有帅哥,哪里就有郑晴,只要有帅哥的地方就会有她。

我和郑晴是同班,刚好又是一个宿舍,两人脾气相投,一来二往的,自然也跟郑晴走得近,短短的几个月,就和她建立起了友谊。

这话说的是实话,我之前填报志愿的时候就想填群封,不过,后来发现我想报的专业青禾更有优势,不得不最后给改了。

我想着赶紧吃完饭离开食堂,以后离这人远远的,大概是磁场不合,跟他在一块儿,总感觉怪怪的,连空气都变得冰冷。

叮的一声,我看着手机里江行的头像,而江行也在看着我手里的动作,我在他的注视下,硬着头皮,点了通过。

「念念,就陪我这一次嘛,这次是青禾跟群封的男子篮球友谊赛,现场一定很多帅哥,这等大场面怎么能少得了我,说不定,江行也在。」郑晴叽叽喳喳一脸兴奋。

郑晴笑得合不拢嘴,场内有些吵,她凑近我:「好多帅哥,好激动啊,我好像看见了周浩,你看见江行了吗?」

我们离台上有些距离,看不太清,我定睛看了看,没见着江行,我回着郑晴:「没有,估计他没来吧。」

自上次加了他微信已经过了两周,我没跟江行说过一句话,实在是不知道跟他说什么,而他也十分默契的,从没找过我。

我跟贺维是从小打到大的,两人动不动就吵架,每次都以打一架结束,虽说现在我俩都成年人了,可贺维还是跟个小屁孩一样,常常以捉弄我为乐趣。

而更神奇的是,我俩不仅是邻居,而且小初高都是同校,我以为,到了大学就会改变,没想到,大学,我俩又是一个学校,这该死的缘分。

「哼,我叫你来为我加油,你说你要学习,结果口是心非了吧,是不是专程来看我的?哎,我这该死的魅力。」

张望,陈程是校篮球队的,因为我是篮球女队,又加上贺维的关系,跟他们走得也比较近,没事的时候也会一块儿聚个会吃个饭什么的。

他穿着白色球服,优越的外在已经足够吸引眼球,不仅如此,连外行人也能看出,他打的非常好,得分最多的就是他。

我夸张的欣喜说道:「你们刚刚帅爆了,你们都不知道,台下的观众喊你们的名字有多疯狂。」试图让他们开心一些。

贺维听到这话来了精神,他一股脑坐起,一脸气愤:「我说群封的这11号真他妈的是个疯子,跟不要命一样,三个人都拦不住他,有他这么玩的吗?」

我心里有些发毛,难道,是因为我上次抱了江行,他耿耿于怀,而恰好又知道我跟贺维的关系,于是迁怒于贺维?

江行难道还因为上次的事没气消?在场上虐贺维他们还不够,还想把我暴揍一顿,虽说我力气不小,可…

江行拽着我,头也没回地往前走,这条路我熟悉,这儿平时几乎没什么人,因为,周围都是树,又没有路灯,最适合揍人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压低嗓子,用最温柔的语气说:「江行,有事好商量,这可是学校,别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