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龙江的小城到华语歌坛重镇北京,从一个喜欢唱歌的女孩到闪闪发亮的明日之星,从千千万万怀着同样梦想的女孩中脱颖而出,摘取2004年度中国最新锐的电视选秀比赛的桂冠,一个平凡的女生,凭借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以及恰到好处的幸运,终于成为2004年度令全中国侧目的超级女声。

从9月25日问鼎超级女声冠军开始,安又琪还没有来得及回味长达三个月马拉松式层层筛选的艰辛和终于夺冠的喜悦,也还没有来得及稍作休整和放松,就以最快的速度从一个平凡的爱唱歌的女孩,晋身到职业歌手的行列。这一切来得太快太猛烈,这个才初出茅庐的二十二岁的女孩,似乎铆足了劲儿要证明给所有人看,她的幸运不仅仅是幸运,而是基于她异于常人的耐力和韧劲,基于她异于常人的勤奋和努力,也基于她异于常人的清醒和冷静。

在安又琪的身上,我们能够看到未来中国流行音乐新生力量的特质—他们敢于梦想并付诸行动,他们强调自我并张扬个性,他们拒绝教条并勇于尝试—所以,在他们的身上,蕴涵了无限量的爆发力,也藏纳了无限多的可能性,他们,是中国流行音乐未来真正的主人翁,也是中国流行音乐可以寄予的希望所在。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签约上海天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进行高密度高强度的集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开始唱片的筹备及所有的前后期制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推出了个人的第一首暖身主打歌你好,周杰伦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歌坛交出第一张个人同名唱片。安又琪,以一系列的迅雷不及掩耳,面对2004新人辈出,年底大牌艺人发片狂潮,勇敢而坚定地叩响了中国流行歌坛的大门。

上海天娱传媒以精准的眼光签下这位已经掩不住光芒的未来之星,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力求让这位超级女声在中国的流行歌坛,尽早发出她自己的最强音,也希望借由安又琪这样梦想成真的案例,为中国流行音乐挖掘和塑造更加新锐和时尚的音乐新声力量。

来自北京新生代的音乐人们联手为安又琪打造出她个人的第一张同名唱片。以新人打造新人,不仅需要勇气,也需要相当的冒险精神。这个平均年龄不到25岁的制作团体,除了了少数诞生于后70年代,大多数都诞生于80年代,他们摈弃了一切保守的制作理念和手法,大胆而恣意地展示新一代音乐人的才华和能力。他们也许不成熟,但是够新鲜,他们也许不完善,但是够新锐。正是他们,在安又琪的这张唱片里,以冲击波式的姿态和作品,完成了一次音乐能量的集体爆发。他们分别是—唱片制作人仓雁彬:内地流行音乐的精英人物小柯的得意,集词曲编制唱为一身的新一代全能音乐人。首次担当整张唱片制作人,即以精准的判断力和上乘的驾驭力展现出大将之风。同时,由他词曲创作和编曲的作品成为唱片中的点睛之作。

配唱制作人刘芳:内地歌坛首位配唱制作人,曾为无数歌手担任过幕后声音支持,以超强的沟通能力和无与伦比的耐心为此张唱片立下汗马功劳。同时也为整张唱片担任了和声编写及和声工作。

新一代才女曹芳:以独树一帜的创作倍受推崇的新一代创作才女,将其个人压箱最爱最幸福的孩子拱手让出。此张唱片同时收录的三首曹芳的作品,为唱片的整体风格和气质加分不少。

专攻Hip-Hop及舞曲的后起之秀冯磊,热爱R&B的创作新手谭伊哲和崔岩,他们分别为唱片创作的歌曲在最大程度上达到了风格的多样及内在的统一。尤其是谭伊哲,其个人首次发表的作品你好,周杰伦即担当了暖身主打的重任,的确做到新声夺人。

编曲新生代中的佼佼者:王晓东,伍,田鹏,陈超,他们个性明显的才华为整张唱片在音乐性上取得了内在的和谐的统一,他们是音乐中正在成长和优秀起来的能工巧匠,没有了他们整张唱片将失色不少。

扎根内地的录音师陈伯豪:他以精湛的混音和母带处理工作,为整张唱片提供了最为完美的技术支持,给这张唱片的品质带到了始料未及的惊喜。

作为天娱传媒签下的第一位女歌手,安又琪所受的重视,不仅在新人中堪称典范,在当今的内地歌坛,也算得上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了。天娱传媒斥重金邀请具有偶像包装专业能力和丰富经验的海外强手,力求打造出一位真正内地制造的本土偶像。

来自的著名排舞老师Kimiko,曾为张惠妹,箫亚轩,SHE等大牌艺人排舞,由于蔡依林演唱会的排舞工作分身乏术,一度推辞为安又琪排舞的工作,但是当工作人员Email给她安又琪的舞台表演后,当即重新安排档期飞赴北京。在停留北京7天的时间里,Kimiko以精湛的舞蹈功底和新颖的排舞使安又琪成为真正的舞台型艺人。之前刚从纽约进修回来的Kimiko,将最新的黑人舞步带入了安又琪你好,周杰伦和别靠近我两个舞蹈中。而老师在排舞过程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好多年没有排到这么会跳的艺人了,我自己也很有成就感。

担当此次安又琪造型工作的分别是著名服装师Kavin,旅居美国的华人化妆顶尖人物默林,以及一线发型师高明。Kavin在为SHE的演唱会工作中抽出时间为安又琪量身定做了8套服装,而默林专程从纽约飞回北京,安又琪是这位大师5年来首次回到亚洲化妆的艺人。

早在安又琪为歌手拍MV充当临时演员时,著名MV导演林炳存就对身边人预言,这个小姑娘将来一定不可限量。果不其然,两年后再次相遇片场,当初的临时演员已经成为MV的女主角。林炳存导演慧眼识人,而由他执导的两首MV ,别靠近我动感妩媚,你好,周杰伦青春可人,在影像部分呈现出一个多变而精彩的安又琪。

而发行部分更为所有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注入强心针,在为发行公司举办的小型唱片试听会后,当即有发行公司给出了唱片15万张的保底销售数字,对于一个新歌手来说,这无疑是最高的肯定。同时,众所周知,年底是众多艺人同时发片的发片狂潮,在如此频繁的发片期以及许多大牌艺人的环伺下,安又琪凭借暖身主打歌就已吸引到足够的眼球和耳朵,同时在乐迷中产生了极大的反响,在发片前夕,的确为这位初闯歌坛的女孩提供了最为直接的原动力。

Beautiful美丽 从小,就不断有人以此称赞她。长大后,她希望,这种称赞不仅仅是指外表。

Childish孩子气 她努力让自己象大人一样,可是,她还没有学会怎样掩饰自己经常流露的孩子气。

周杰伦──一个如雷冠耳的名字,一个可以令许多男孩、女孩心潮澎湃的名字;安又琪──我,在超级女声亮相,喜欢周杰伦,在自己的第一张专辑里用偶像的名字大做了一番文章。

在专辑选歌过程中,我和制作总监文雅就注意到这首歌的小样,它融合了许多流行元素,很有新意,虽然是个新人所作,但同为新人的我更期待这种碰撞。文雅和我不同,她很有经验,她要把我的这种期待转变为现实。过程是漫长的,如同蝴蝶乍现一般,结果是令人惊艳的,她把我作为一个完整的歌迷还原到歌曲里面,把音乐作为载体,把词作为传话筒,就这样,一个音乐怪胎──《你好,周杰伦》诞生了。我们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在它刚诞生时就定了主打。这也许是最快的定专辑主打歌的速度,看上去对自己十分不负责任,但相反这也许会带给我们惊喜。用一个问候、一个俗套,想要用落入俗套来打破常规,也许不能实现,像一部电影名字一样的隐晦目的。所以,我只简单地用自己的主打歌对周杰伦这个名字主人问了声好。

在《音乐周刊》这个专属音乐的阵营里,这个属于每个喜欢音乐的人、每个艺人,当然包括周杰伦、我、所有喜爱周杰伦和在超级女声里给我投过票的人的阵营里,我想我也可以写下一些胡言乱语,自己挑大梁吵作自己一番。因为肯定有很多人会问我和周杰伦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连歌曲都要唱他。

通常,歌影迷狂热喜欢明星会被称为追星族,而一个艺人(更准确的说是一个新人)表示对偶像(尤其是大牌艺人)的喜爱则会被冠以吵作之名。

原来从没这么深刻地体会这两个词的有意思,一个名词,一个动词,都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形容。其实二者在意义上是不同的,但在词汇色彩上就有一些相通了,都有一些贬义色彩在里面,不过后者来得更重一些。

一个时代会诞生出许多传统,媒介更是这样,所以我今天的行为确实有吵作之嫌,呵呵,可谁又在乎呢?(《长腿叔叔》里坚韧的小女主人公常用的句式,它帮助我不会害怕,不会担心)。不想说什么走自己的路……之类的话,但是,确实,做些自己想做的,也许仅仅因为好玩,也许它真的很有意义,只要给自己个理由先(引用了大家现在都已经不再提及的大话西游句式),也许理由很微弱,也许它根本就不成立,都可以,就要去做。用了这么多个也许会让人产生不靠谱的想法,但是,有时生命是冲动的,是活力四射的,只要认为OK的就要行动,不是吗?

这篇小文里(因为我还不敢称其为文章),有一点言必提周杰伦的意思。不过自己写东西,当然要说说自己。以前,是空洞的;以后,是踏实的。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以前总在梦想与期待梦想实现的过程中,有努力,有憧憬,有太多的梦,太多的付出。我始终相信付出是有回报的,所以每当付出有了一点回报后,付出就会归零,归为空,永远由空开始,空多了也自然是个洞(我的谬论);而以后,是在音乐的路上行走,许多人都认为音乐是飘渺的,其实这只是一种感官上的形容,从我接触音乐开始就觉得真正做音乐是很严肃的。因为我还不能自己做音乐,还没有到达那种踏实的境界。音乐的奇特就是用很踏实的方式带给人们奇幻的审美体验。所以,我在努力,在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这同样也算是激励自己的一种方式,就像歌词我们都要继续努力,继续奋斗,继续精彩,这样才能不被淘汰。

《你好,周杰伦》是一次彻底的致敬,是一次对于自己还未起步的音乐道路的洗礼。在《七里香》中,周杰伦通过方文山传达了诗意的境界,我想这也就是我的飘所在。而现在,我通过我的歌对他这种飘的境界致敬,其意也快哉!呵呵。

青春期的安又琪正处在喝水都会肥的年纪,听工作人员说镜头会给人加十磅肉以后,更是吓得什么都不敢吃了。私下底里已经算是瘦的她,除了每天一个苹果的节食之外,更被公司勒令每天保持3公里的跑步运动以及50个侧身仰卧起坐,以塑造腰腹部的完美曲线。如此长达两个月的魔鬼式瘦身,导致妈妈向公司投诉。

从一个爱唱歌的女孩到一个会唱歌的女孩,除了天资之外,正确的方法和必要的练习是不可或缺的。在此之前,安又琪从未在录音棚内唱过歌,平时KTV号称麦霸的她第一次进棚时就傻眼了。公司特别邀请有丰富配唱经验的刘芳老师为其进行长达十天的强化式的录音唱法练习,安又琪也顺利从KTV的麦霸过度到录音棚的麦霸,果然进步神速。

以动感和舞台渲染力为长的安又琪,在录音工作结束后立刻开始进行一周的肢体强化训练。原本舞蹈天份很高的她第一次接受如此正规的肢体训练,大喊吃不消。第一天下来就站不稳走不动,加上同期还在进行中的瘦身,简直苦不堪言。

只有这个部分是安又琪最快乐的部分。在造型师一行三人抵达北京的当晚,安又琪迫不及待的要求试造型。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当晚连同服装/发型和妆容,安又琪一连换了8套造型,美得都找不着北了。结果由于频繁更换衣服,第二天就感冒,不过看着定妆照里脱胎换骨的自己,一边打喷嚏一边大呼值得。

在短短百天之内,由一个平凡的女孩晋身到职业艺人,心态转变可想而知既快速又剧烈。为了让安又琪尽快适应娱乐圈并保持良好心态,公司发动各路人马对她进行车轮战式的心理辅导,其中包括老板,资深艺人,业内经理人代表,媒体前辈等,力求为安又琪做好良好的心理建设。

这个面对镜头唱歌跳舞毫不怯场的女孩,一旦对着镜头开口讲话,就立刻羞涩起来。为了让安又琪克服这一心理障碍,工作人员对她展开马拉松式的正音训练,也就是怎样更加得体巧妙的说话。无奈安又琪长进不大。说来也是,我们又如何奢求一个22初入歌坛的女孩立刻变得八面玲珑呢,这正是她可爱的地方啊。

时下最 In 的 Hip-Hop 风格,把安又琪还原到普通歌迷身份,向偶像问候及致敬的鬼马之作,一经推出吸引无数眼球和耳朵,全国电台热力播放中。

现代女生对待感情的个性选择,同龄女生把握自我的爱情主张,安又琪火辣演绎尽个人风范,舞台动感极具魅惑。舞曲风格额外增加 Remix 版本,一曲两版,满足不同听觉爱好!

对初恋最美好的回忆,对初恋情人最温暖的祝愿,为所有的校园恋情作最贴心的纪念,为所有的校园恋情贴上最纯真的标签。首都大学生最喜爱的情歌,即将被初恋情人们传唱的爱的主打歌。

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浙(2022)0000120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50198粤B2-20090191-18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list beg..end as y} {var x=xlist[y]} {if !!x}r.vipRights} {if x.user.vipRights.redplus && x.user.vipRights.redplus.vipCode === 300 && x.user.vipRights.redplus.rights && x.user.vipRights.redplus.iconUrl}r.vipRights.associator && x.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 x.user.vipRights.redVipLevel} {if x.user.vipRights.associator.iconUrl}

r.vipRights.musicPackage && x.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rights} {if x.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iconUrl}

r.vipRights.associator && x.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if} {/if} {if !!x.beRepliedUser} 回复${escape(x.beRepliedUser.nickname)}${getAuthIcon(x.beRepliedUser)} {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 {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plus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plus.vipCode === 300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plus.rights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plus.iconUrl}{else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VipAnnualCount>

{else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VipAnnualCount

{else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iconUrl}

{/if} {else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rights} {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iconUrl}

{/if} {/if} {/if} {/if} :tent),s-fc7)} {if !!x.expressionUrl}{if x.beReplied&&x.beReplied.length} {var replied = x.beReplied[0]}r.vipRights.associator && 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if replied.user.vipRights.redVipAnnualCount>

r.vipRights.associator && 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if replied.user.vipRights.redVipAnnualCount

r.vipRights.musicPackage && replied.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rights} {if replied.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iconUrl}

{/if} {/if} {/if} :tent),s-fc7)} {if !!replied.expressionUrl}{/if} {if GUser&&GUser.userId&&(GUser.userId==x.user.userIdGUser.userId==resUserId)}{/if} {if GAllowRejectComment} {if hot!x.isRemoveHotComment}{if x.likedCount} (${getPlayCount(x.likedCount)}){/if}r.vipRights} {if x.user.vipRights.redplus && x.user.vipRights.redplus.vipCode === 300 && x.user.vipRights.redplus.rights && x.user.vipRights.redplus.iconUrl}r.vipRights.associator && x.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if x.user.vipRights.associator.iconUrl}

r.vipRights.musicPackage && x.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rights} {if x.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iconUrl}

{/if} {/if} {/if} {if !!x.beRepliedUser} 回复${escape(x.beRepliedUser.nickname)}${getAuthIcon(x.beRepliedUser)} {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 {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plus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plus.vipCode === 300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plus.rights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plus.iconUrl}{else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VipAnnualCount>

{else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redVipAnnualCount

{else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iconUrl}

{/if} {else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 && x.beReplied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rights} {if x.beReplied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iconUrl}

{/if} {/if} {/if} {/if} :tent),s-fc7)} {if !!x.expressionUrl}{if x.beReplied&&x.beReplied.length} {var replied = x.beReplied[0]}r.vipRights.associator && 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if replied.user.vipRights.redVipAnnualCount>

r.vipRights.associator && replied.user.vipRights.associator.rights} {if replied.user.vipRights.redVipAnnualCount

r.vipRights.musicPackage && replied.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rights} {if replied.user.vipRights.musicPackage.iconUrl}

{/if} {/if} {/if} :tent),s-fc7)} {else} 该评论已删除 {/if}{if x.likedCount} (${getPlayCount(x.likedCount)}){/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