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仿“李鬼”出没!起底名人明星“高仿号”利益链

8月13日,B站在其官方微信号上发布公告表示,莫言作家账号被封是谣言。

据悉,近期有网络账号杜撰称莫言B站账号被封。对此,莫言本人13日发布微博表示,近期在录制综艺《我在岛屿读书》时,一起录制的老友们问我是不是在B站开了号,我毫不知情,也想知道是谁开的。

经B站核实,有用户冒名注册莫言作家账号,并搬运莫言本人在其他社交平台上发布的内容。B站已对该高仿账号进行永封处理并下架全部侵权稿件。

据多家媒体报道,今年5月至7月,上海静安警方赴多省市开展假靳东团伙收网行动,先后抓获8名犯罪嫌疑人。多位60多岁阿姨应援假靳东被骗。有网友表示:怎么又是他?

据了解,莫言并不是第一位被高仿的名人,而靳东更是在2020年就曾遭遇到李鬼。据媒体此前报道,假靳东等背后潜藏着一条通过冒用名人形象在短视频平台养号、买卖账号产业链。

2021年,针对网上大量冒用白岩松名义的高仿号,4月13日晚,白岩松在节目中公开打假:自己没有任何微博、微信、公众号,网上同名号没一个是我。

据媒体报道,在新浪微博上,有各种各样名为xx白岩松的账号,甚至还有一个名为白-岩-松的账号,头像是白岩松本人,地址为北京市东城区,标签是新闻频道、白岩松、cctv,教育信息为中国传媒大学,职业信息为中央电视台。但这根本不是白岩松本人开的,而是白岩松的高仿号。

看到这样详细的简介,不知情的网友真有可能以为是白岩松本人的账号。在微信公众平台和微信视频号上,以白岩松命名的账号更是不胜枚举。

其中,只有微信公众号白说岩松和岩松文摘公开声明非白岩松官方账号,其余账号都未查到任何声明,甚至还有账号公开声称是白岩松本人。以白说.白岩松视频号为例,该账号的头像、简介都称是白岩松,视频内容是白岩松的过往公开视频,该账号的商店里则售卖着书籍。

在此之前的2020年10月13日,假靳东一词登上微博热搜。据媒体报道,一名六旬女士刷短视频时疯狂迷恋上了演员靳东,并声称两人已通过短视频互表心意,对方还承诺会给她60万元买房。10月13日,靳东工作室发表声明称靳东从未在任何短视频平台开设账号,靳东系列账号均非本人。

记者对此调查发现,此类账号皆以靳东照片为头像,大多以靳·东小东东哥哥贺函等为昵称,剪辑靳东照片、影视片段再做配音处理。明星效应之下骗取点赞与粉丝后,有账号甚至开始直播带货变现。假靳东账号之一东弟~有余的橱窗里共有22款商品,包括19.9元的爱心魅惑化妆镜口红、198元的蜂窝紧致面膜、239元的提臀修身袜子等。

此外,名人高仿号还有很多,包括假董卿假刘恺威假刘德华等等。据齐鲁壹点此前报道,当下最火的女演员、流量明星、歌手、艺人等,都能在一些平台看到翻版,有的高仿号粉丝能达到几百万。这些高仿明星号有的只发明星相关的内容,有的则借助蹭明星人气赚自己的钱。有媒体报道称,这样的高仿号骗术也在不断升级,甚至用上了AI换脸。

其实,这类高仿号是营销号的一种。套路也是如出一辙:先注册含名人姓名、昵称的账号,再转发名人的公开视频、文章等吸引粉丝。由于这类个人账号多如牛毛,名人无法一一追究版权问题,所以这类账号可以几乎无成本运营。它们利用名人的名气快速获得流量,再摇身一变做电商生意变现。高仿号发布的内容的确来自名人本人,所以粉丝无法判断账号的真伪,即使在商店买了货不对版的东西,大都也不会追究。但这样伤害了原创作者,以及整个文化市场的生态,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在某平台,一篇题为我在抖音做高仿号月入过万,有罪么?!的文章,分析了高仿号的生意经。文章提到,如何快速实现短视频变现,利用明星来引流,做高仿明星号便是个好办法。这个方法成本低,涨粉快,有同行曾爆料,一个高仿明星号涨粉10万最快只需要15天,可以卖到7000元。变现的方式更是有直播打赏、直播卖货引流等。

除了可以售卖高仿明星号,网络上还有人专门提供养号业务,一对一教学,学费499元,三天到千粉,七天万粉,流量变现,直播变现,引流变现都可以。对方表示,一个一万粉丝的号,月入4000没问题。

另据媒体此前报道,一位短视频账号养号卖号QQ群管理员介绍,明星本身是否有个人魅力在养号逻辑中是最不重要的,你要从短视频平台推荐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像韩红这种有全民基础的明星,全年龄段都喜欢,你的点赞、评论、观看时长都不会少,做起来是分分钟的事。

一位自称全国最大的短视频账号保交易平台的鱼×新媒顾问向媒体透露,除了可以选择商品类型、账号类目、价格区间、粉丝数量、粉丝偏向、粉丝年龄层、单粉均价,还能根据客户需要筛选是否开通直播、是否开通橱窗、认证主体、开设时间、有无处罚。

高仿号们在转发名人、明星言论时,往往还会用上营销号的老套路:标题党、夹带私货、制造恐慌、煽动情绪、加入主观判断等。被曲解的名人话语被广泛传播后误导大众。这些高仿号往往吸引的是中老年人,老年人获取信息的渠道单一,辨识能力不强,且有一定经济能力,很容易被高仿号们牵着鼻子走。

这些“高仿号”会模仿正版账号的微博号、头像、签名等信息,粗粗看去,似乎就是“正身”。但若仔细查看,会发现“高仿号”与正版账号仍有区别:他们往往会在模仿的正版微博名后面加上各种符号(如./_?等),也无法复制粉丝量和微博内容。不过,为了增加迷惑性,“李鬼”会在“高仿号”的微博下通过@正版账号经常互动的好友,吸引关注。

其实,只要多做一个步骤就能识别“李鬼”。上海辟谣平台调查发现,包括微信、微博、抖音等在内的绝大多数社交平台,都支持公众查看账号的认证信息。基于此,网友可以养成查看账号认证信息的习惯。没有实名认证标识的名人账号就要引起警惕,大概率为假账号。

法治日报律师专家库成员、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张小峰律师分析认为,这种假冒明星的行为,主要是利用了人们对名人的崇拜和好奇心,以及社交媒体等平台的高度互动性,通过使用和处理下载的明星照片、视频和变声音频等方式,使者能够更容易地获得人们的信任,从而获取敏感信息、钱财或其他个人利益。

张小峰律师表示,利用明星的肖像和声音从事活动,构成对该明星肖像权的侵权行为。同时,行为人虚构自己是明星本人对受害人进行,使受害人产生错误认识并基于错误认识交付财物的,构成罪。

相关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打击高仿号,平台既要加强管理,运用技术手段及时识别、清理,也要通过合理升级智能算法推送程序,杜绝高仿号视频被推送至程序首页的情况发生。更要多方联动,补齐监管空白点,让高仿号无处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