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汇点评|“代言”不是演戏!明星拍广告岂可信口开河

近日,演员朱宏奇因其拍摄于2020年的网络广告“火”了。广告中,朱宏奇饰演的“网贷大哥”在不同情景中教农民工借贷,甚至怂恿农民工借网贷升舱,被网友戏称“5分钟忽悠欠款75万”。随后,朱宏奇表示自己只是按照甲方要求“演戏”,称自己被“网暴”,还承诺自己不会再拍不良广告。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朱宏奇虽然流露出悔意,但还是倍感委屈,他认为网友批评是因为“痛恨网贷的情绪转移到我这了”,甚至认为原因是“很多网友把黑网贷和正规的网贷公司混淆了”。实际上,朱宏奇恐怕并不像自己说得这么冤:广告法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然而,广告中的朱宏奇却以农民工口吻劝说其他农民工办理网贷,这些广告渲染网贷的快速、便捷、低成本,对金融产品或服务未合理提示或警示可能存在的风险以及承担风险责任,明显违反了广告法相关规定。

网友追踪发现,朱宏奇还是个典型的“专家扮演大户”,在涉及前列腺治疗仪广告中扮演“多年累计走访客户2029人”的技术顾问,在眼贴广告中摇身变成“做眼贴我还真没服过谁”的眼贴专家。还记得前段时间一大群“神医”集体作出“违背祖宗”的决定吗?恍惚间,朱宏奇让人觉得“神医宇宙”上演续集了!在广告领域,随便编造假故事,显然已经违背了广告法。“代言”不等于“代演”,虽说都是出镜,但出演影视剧和代言广告有着本质不同,朱宏奇是个演员,但这不意味着他可以有意无意将这层身份代入广告拍摄中,否则很可能就是不合规广告。朱宏奇在回应中,表示自己只是按照甲方要求“演戏”,很显然是有意无意忽视了两者的区别。

面对网友吐槽,朱宏奇觉得有些冤枉,甚至认为自己遭遇“网暴”。网友的批评恐怕更多的是针对他拍摄不合规广告的行为,而非指向其演技。公众人物在广告拍摄中获取不菲费用,理应对广告负责,不能在“照单全收”之后“打太极”,一句“审稿权不在演员身上”就把“锅”甩出去。尤其是,农民工相对不熟悉金融知识、没有太稳定的收入来源,其偿还能力普遍不足,鼓励农民工超前消费,而且表现在广告中是借贷升舱等享受型消费,难免让人觉得这则广告没有基本的人情味和同理心。

当下,各大网络平台都开设了网贷入口,网络从未像今天这样便捷,但与此同时,超前消费、负债消费引发的网贷逾期、网贷违约现象十分普遍,不少人因为冲动借贷,还款日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最后利息越滚越多,轻则影响征信,重则成为“黑户”。如果在广告中一味宣扬超前消费、利率划算,难免让人有意无意忽略还贷压力。某种程度上,朱宏奇早前广告今天“翻车”,也从侧面反映出超前消费的危害性和网友对网贷广告乱象的不满与担忧。

这口锅太大,朱宏奇一人背不下。在谴责宣扬不良价值观的明星时,我们也要看到,明星不过是不合规广告链条中处于台前的部分,广告主、发布媒体也是链条中关键环节,前者是利益关联方,后者是播放媒介,缺失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可能有“劝人网贷升舱”的脑残广告见诸媒体。有关部门要根据广告法相关规定,切实处罚虚假、违法代言责任人,避免让不合规广告,尤其是不合规互联网金融广告“占用公共资源”,造成不良影响和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