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是我见过鸡娃堪称恐怖的妈妈。

这个妈妈在孩子三年级的时候,把她送到我们这儿来学习。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以后,这个孩子可以做到300到400字左右的文言文,15分钟从陌生到理解背诵。这本来是一个非常好的进度。但是这妈妈觉得不满意,我要给孩子加难度。发展到他要求孩子必须做到有感情有韵律的背诵。孩子背快了,打断重来。呼吸停顿的地方错了,打断重来。韵律跟感情不一致,打断重来。情绪起伏大小不对,打断重来。

她有一个尺子,每次都会突然抽出来重重的敲下,然后孩子都会紧张的一哆嗦。只要她早到,要做练习,我们的老师根本就不敢靠近。因为她不允许任何人提意见和质疑。老师甚至她女儿的班主任都不行。有的时候孩子在我们这儿写作业,一道数学题,妈妈说有三个思路。如果孩子只做出了两种解法,就会一直被骂,一直被骂。骂到最后这个妈妈自己都声泪俱下。半径五米的范围,气压低到人畜都不敢接近。

孩子如果在学习上取得了一些成绩,妈妈就觉得肯定是题太简单了。孩子遇到困难了,妈妈觉得肯定是你没有尽力。有一天上课她领了一个成年人来,我们以为是孩子的姐姐。结果上课的时候,这个妈妈就把这个大人往教室里面推。老师就说这是谁呀?因为我们是教孩子的,大人是不能进的。她说这是我请来的老师监督你们的,顺便学习一下,方便回家教我和孩子。你们应该感到荣幸,因为我认可了你们,我还自己花钱请人分担你们的工作。

就是这个家长,你怎么跟她沟通都没有用。她只按照自己的教育原则和方式来。给她退费又不退,规则又不遵守。有几次是孩子爸爸送孩子来上课的。他问我们老师说能不能这节课偷偷带孩子出去玩一下?我们老师说这个事儿心里是理解的,但是行为上不能也不敢。如果被孩子妈妈知道了,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不但我们工作没有了,学校估计都会被拆掉。

这个爸爸可能是没有地方诉苦,他说,我每天白天要工作,晚上回家还想工作。家里不允许有任何娱乐。只有阅读区、作业区、训练区和厨房厕所。晚上可以亮灯的电器就只有电饭煲和冰箱。他的原话是实在想带孩子出去透一口气。后来我们这儿好多的培训班就不太敢收这个孩子。这个妈妈她就自己开了一个培训班。雇老师教自己和孩子,然后再招生去养这个班。她手下的老师几乎也没有干超过两个月的。

所以在后期这个妈妈干脆就自己教孩子,真的是苦不堪言。现在这个孩子今年初二了,撒谎、逃学、抽烟、谈恋爱,叛逆到不行,就真的是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