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这绝对是小电君今年看过最恐怖、最黑暗的电影,虽然其中没有任何恐怖、血腥、暴力的镜头,但是每每想起还是感觉阴风阵阵、后背发凉。

由于《血观音》尺度太大,内地上映应该是无望了。小电君是在澳门的电影院观看的,散场时还碰上了《心迷宫》的导演忻钰坤。

忻导说和预想的不太一样,原本以为是一部反映上世纪十年代,、、炒卖地皮、离奇命案的现实题材影片。

确实,被模糊掉的时代背景和故事原型,日据气息和民俗杂糅的精美细节,如油画一般、浓墨重彩的高饱和画面,再加上“念歌”大师杨秀卿的穿插叙述,都使影片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

影片讲述棠夫人和两个女儿相依为命,表面上做古董生意为生,背地里她利用逝去先夫做将军时的人脉,在政商交易中穿针引线、牵线搭桥。直到好友林议员一家被灭门,棠家三口的真面目才慢慢浮出水面。

如果你以为影片的恐怖之处在于林家灭门案,那就大错特错了,影片并没有对凶杀的过程进行正面描写。

大器晚成的吴可熙,继《再见瓦城》后贡献了不俗的演技,把角色的魅惑和悲惨都诠释得淋漓尽致,不少人认为她是金马奖的遗珠。平心而论,她的语言能力远胜惠英红文淇,普通话、闽南语、粤语和日语切换自如。

她饰演的是一个交际花式的角色,很会利用男人的弱点,更会利用自己的优势,用的绕指柔把小官员卷入弥陀开发案,让一座断了手的观音像转眼变成200万的“雅贿”。

她堕落、滥交、酗酒,用自己的美色掌控一些低段位的男人,但她的险恶远不及母亲棠夫人的万分之一。

惠英红今年真是拿奖拿到手软,从年初香港金像、西班牙巴塞隆纳亚洲电影节、新加坡亚洲电视大奖,一直到年末的金马奖。

惠英红为了出演《血观音》不惜自降片酬,结果证明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她把这个复杂的人物表现得入木三分,诠释出丰富的层次。

棠夫人,外表是心慈仁厚的大善人,资助卖鱼婆的儿子上学做记者。平日里不是品茶画画,就是为官夫人们攒局办展,和县长夫人、议长特助们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她八面玲珑、四处逢源,一手策划了弥陀计划:先抱住行政院院长夫人的大腿,再说服林议员加入充当炒地的“人头”;然后让女儿棠宁贿赂营建署的小官员,把土地开放项目搬到弥陀地区;最后再联合县长、议长掏空农会的资金炒弥陀的地皮,从而大赚一笔。

然而,这一本万利的买卖却出了差池,官员们挪用炒地皮的事情败露了,开发案转移到了丽水地区,一众大小官员也被统统套牢。林议员一家更是惨遭灭门,营建署的小官也畏罪了。

她利用做记者的干儿子,曝光了弥陀计划,使得开发案转移到自己实际投资的丽水。为了转移视线,她雇缅甸杀手残忍杀害了林家全家。

这一切的终极目的是为了牵连出收受贿赂的院长夫人,把下一届的竞选对手拉下马,从而把自己的情夫推上了新一任行政院院长的宝座。

这般机关算尽还不是这个人物最可怕的地方,其最可怖之处在于她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同样心狠手辣、毫不留情。

我们一般印象中母亲都是伟大、无私的,为了儿女心甘情愿牺牲自己。棠夫人表面看似乎也是这样的,总把“我是为你好”挂在嘴边。但实际上,她却把唯一的女儿棠宁作为交易的筹码,总是打着“爱”的旗号把她卖掉。

棠宁有一段含沙射影的台词,暗指自己曾经被母亲扔在香港,陪一个肥猪般的男人待了一段时间。棠真也许就是她此行的结果。

棠宁后来的堕落无疑是对母亲的一种反抗,之所以没有彻底断绝关系,是因为棠夫人一直拿着她的女儿棠真做“人质”。所以当棠夫人送棠宁内衣,暗示她去接近灭门案的办案时,她虽然深恶痛绝,但还是答应了。但当棠宁明白母亲是林家灭门案的主谋后,她终于看清了母亲的真面目,决定离开她远走高飞。

虎毒不食子,棠夫人居然能狠下心来,把离她而去的女儿也送上了绝路。然而,再如何蛇蝎心肠,牺牲女儿又贡献自己,棠夫人也不过是男权社会斗争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2017年绝对是文淇的爆发年,也许上半年你还没听说这个名字,但是经历过下半年的《嘉年华》《血观音》《城市之光》和金马奖,没人会忽视这个14岁小女孩所蕴含的巨大能量。

表现人性黑暗的电影,一般会留一个天使般纯真的角色,给观众一点喘息的空间,比如《驴得水》里的孙佳。文淇饰演的棠真,表面上也是这样一个角色。

好友林翩翩全家被杀后,她一直守候着昏迷不醒的翩翩,还维护着翩翩和Marco的爱情,把灭门案的嫌疑人Marco藏在自家的画室里。

但实际上,棠真绝对是深得棠夫人真传的小恶魔,影片开头她偷看母亲棠宁与两个男人不可描述的画面,就暗示了这一点。她与翩翩也不是真闺蜜,只是在棠夫人授意下和好的“假闺蜜”。她自己一直暗恋Marco,所以内心的小恶魔让她出卖了翩翩和Marco的关系,并在翩翩生命垂危时,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咽气而不施援手。

她把Marco藏在家里也并不是为了帮助对方,只是为了方便控制这个走投无路的人,如棠夫人控制她们一般。

因此对Marco来说,前面通过情书、回忆反反复复铺垫的真爱并不存在,不论是林翩翩还是棠真,不过都是以爱之名妄图控制他,把他当成玩物的大小姐而已。所以他才会在结尾了棠真。

于是,棠真心底仅存的一丝美好,以及对爱情的向往,被毁得支离破碎。影片对于人性阴暗面的描写也达到了最。

记得曾经在网上看过这样一段话:世界上最的恶魔做过的最恐怖的事情,说到底也是人想象出来的;但人能做出的最最恐怖的事情,永远突破你的想象!

所以《圣经》上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而《血观音》的恐怖之处就是为我们展现了,坏到极处的人心。

据统计,截至7月30日21时38分,电影《封神第一部:朝歌风云》总票房突破11亿,累计观影人次2528万人。影片凭借超高的口碑表现在后期发力,连续9天夺得票房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