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激发流量明星对于影视产业的正向价值

近年来,随着国内一些真人秀节目的播出,作为嘻哈文化当中亚类型的街舞渐渐突破小众的表演圈子,在大众视野里不断获得文化推广和传播。这是《热烈》获得市场热烈回应的大背景。而顶流明星王一博的加盟,对于作品更快更直接地进入大众视野,不可谓不重要。

这也促使我们再次关注如何更好地促进流量明星与影视作品之间的正向关系。在经历了粗放发展的流量红利期之后,我们期待有更多能够经受住市场考验、获得观众认可的流量明星加入到影视产业中来,也期待更多影视作品能够开启正确的流量入口,从而成为影视产业健康发展的一环。

在电影《热烈》中,王一博饰演了一名对街舞充满热爱,在艰难的生活境遇中不断磨练、追梦前行的舞者。作为一部典型的商业片,励志的主题并无悬念,角色既背负着原生家庭的重负,又挥洒汗水苦练舞技,最终打动了队友,亦赢得了比赛。

王一博可谓本色出演。一方面,他的经历与片中的主角有一定的同频之处。王一博最初被经纪公司发掘,是因为在初二时参加全国IBD顶尖街舞大赛,学舞一年的他,进入了hip pop组16强。后续出道也作为唱跳偶像团体成员,一直表露和展现出了对舞蹈的坚持。

另一方面,作为担任了三届真人秀节目《这!就是街舞》导师的王一博,在这部电影中,面对的是一个非常熟悉的“朋友圈”,同队的队友、节目中的不少出演者都是知名街舞舞者,也都参与过该节目。片中大量炫酷燃炸的街舞场景段落,也使人仿佛置身熟悉的节目比赛现场。所以,作为主演,他基本演绎出了一个初出茅庐、心怀梦想、成功蜕变的主人公形象。这也是演员与角色的高适配度所成就的。

对顶流明星来说,本色出演并不是一件坏事,相反地,能够找到自己的本色与角色之间高度契合的地方,是一个演员巨大的幸事。因此,这部作品可以说是王一博交出的一份合格的成绩单。

但是作为演员,作为艺人,不会永远有本色出演的机会,在演技和成长上,也必然要面对流量与能力、流量与资源如何匹配的必答题。

年初的贺岁档影片《无名》,作为程耳导演的一部非常风格化的谍战片,王一博出演的地下党员,就是一个十分值得玩味的角色。春季档的《长空之王》作为一部主旋律,也向观众展示了充满了壮志和奉献牺牲精神的试飞员这一光荣的职业。

前者在非线性的碎片化叙事中,拼出了一个复杂多面、身负秘密的地下党形象,人物形象的演绎也由于导演对作品的重新剪辑修改,确实呈现出了某种割裂。后者则是一个具有成长性和人物弧光的青年试飞员,从自负才华、不守规矩,到逐渐从前辈的牺牲中学习领悟到了这个职业真正的意义。作为演员的王一博,在这两个相对有一定发挥空间的角色中,获得了一些成长,尤其是获得了粉丝的高度认可,但在与同片演员的对戏中,仍然显现出了演技的不够成熟与稚嫩之处,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相较于作为演员的王一博,反而是出现在一些综艺真人秀节目中的他,显得更为自在真实,拥有感染力和感召力。在他担任领队的真人秀节目《极限青春》当中,出现的就不是高冷酷拽的偶像王一博,而是充满了运动热忱,勇于尝试,富有胜负欲甚至孩子气的运动男孩形象。节目中的他,笑容很多,眼中有光。

在真人秀《夏日冲浪店》中担任飞行嘉宾的王一博,第一次尝试冲浪,就顺利地站上滑板冲到了岸边,优越的运动细胞也引人夸赞。在他擅长、热爱的滑板、摩托、街舞等等运动领域,在这些真人秀节目中出现的他,仿佛更具活力和生气,也充分说明,将人放置在合适的位置,可能会更加绽放光彩。

数量庞大的粉丝一方面会为流量明星带来巨大的热度、黏性和流量变现的可能性,流量的反噬也同样会成为他们巨大的桎梏与限制。

比如真人秀《演员的诞生》当中,选秀出身的男偶像,就对与女演员的对手戏和亲密戏的尺度表现出了为难,因为有可能遭受到粉丝的反感和声讨。从演员的角度,这当然会对角色的选择和塑造都带来限制。

王一博的多部作品,在感情戏的塑造上都浅尝辄止,戏中的CP感也一直很弱。《长空之王》中与周冬雨的感情几乎点到即止,甚至难以形成合理的情节链。《热烈》《无名》也同样是克制地展现了寥寥几笔。电影的篇幅限制较大,但是《有翡》《风起洛阳》这样的剧集当中,也是清水式的展现。对感情戏的刻画当然和编剧创作、导演处理有很大的关联,但是在他的作品中这种对感情戏相对弱化的呈现方式,很难说与他的顶流身份不无关联。

王一博在《陈情令》后紧接着出演的《有翡》曾被寄予厚望,但并没有如预期般再次大爆。即使有与顶流小花赵丽颖的搭档、原著及作者Priest书粉的加持,在口碑与热度上亦并没有太大的水花。

《风起洛阳》的好评,也多集中在导演的精湛调度和服化道的用心精良上,对于王一博不够灵动、情感起伏平淡的表演仍有不少诟病。可以说,在流量加IP的大制作剧集模式中,王一博并没有能够复制《陈情令》的成功。而王一博的清醒就在于,后来他积极尝试了警匪题材的《冰雨火》,在电影领域也不断探索一些多样化的题材和人物塑造,虽然未见得都能获得好评,但是某种程度上,也在努力地走出舒适区,因此获得新的成长。

而因为流量和资本的挟持,如果在获得了一些成功和好评的领域中裹足不前,对于青年演员来说,会过早为自己定型,并不断地在原地重复自己。

比如选秀节目出身的演员罗正,因为外形和节目中的人气,很快获得了在不少甜宠剧中出演的机会,并且成为了“霸总”专业户。在很短的时间内上线的《终于轮到我恋爱了》《扑通扑通喜欢你》《眼里余光都是你》等三部剧,剧情居然都是与双胞胎姐妹之一的替身恋爱戏码,一方面这反映出当下甜宠剧高度模式化的弊病,另一方面,演员在选择角色和剧本时,也确实陷入了同质化角色的怪圈难以挣脱。

敢于从舒适区中走出来,确实面临着风险,但也只有尝试才能获得成长。赵丽颖尝试了农村题材《幸福到万家》,有一定的形象颠覆。尤其是创业题材的剧集《风吹半夏》,因为人物塑造上的复杂性和立体性,演技颇受认可,在形象上也不一味追求白瘦幼的少女感审美,以具有成熟风韵的衣饰和妆容获得好评。

近期受到不少批评的新剧《我的人间烟火》由于男主角“油腻”的演技受到了不少的批判,顶流杨洋也遭到了很多诟病。在他还未成为顶流之前,曾在罗卓瑶导演的影片《暴走神探》中出演反派,但此后再未有这类尝试,塑造的都是天才、英雄式的男主角形象。观众对于“去油”“帅而不自知”的呼唤,实际也是对当下很多流量明星过于维护人设,过度追求正面形象,走入自我重复的怪圈的反感。

反观朱一龙,近两年颠覆形象出演的《人生大事》、尤其暑期档以十足恶人面目出现的《消失的她》的大爆,都成为他不断寻求角色突围很重要也算是十分成功的尝试。

顶流明星必须要是一个优秀、演技出众的演技派吗?这两者本就是两个并不尽然相同的领域。但是,手握资源的顶流明星在做出选择时,确实需要更有前瞻性,更大胆些。创新和突破虽然有可能失败,自我重复也并不能永远导向成功。因为不进则退,而前进,必然是艰难和没有尽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