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村BA、村超到村VA乡村引来大明星之后

7月29日晚,历时近3个月的贵州榕江(三宝侗寨)和美乡村足球超级联赛(贵州村超)迎来年度总决赛,冠江一村捧走奖品:一头本地小黄牛。

7月30日,贵州省黔东南州台江县台盘村2023“六月六”篮球赛(村BA)村村组、公开组总决赛落幕,凯棠村夺得村村组冠军,供销社队夺得公开组冠军。

7月30日,2023年“九九杯”海南(文昌)乡镇排球联赛(村VA)第一阶段小组赛落幕,8支球队脱颖而出,将进入下一轮对决。

不是职业联赛、没有职业球员,这些“村”字头赛事却常常点燃周末的夜晚,带来相当大的流量。乡村赛事,魅力在哪?

7月,贵州台江县前后来了两位特别的国际巨星。NBA球星巴特勒,还有前NBA球星和CBA球员马布里。吸引他们前来的理由是同一个:村BA。

2022年夏天,贵州台江县一场由当地村民自发组织的“六月六”乡村篮球赛意外出圈,赛场上,场内球员激烈角逐,场外球迷热情高涨,整个球场被围得水泄不通,一座难求。火爆的现场氛围经由短视频在网上引爆网络,网友们参照“NBA”“CBA”的命名规则,称之为村BA。今年3月,贵州省“美丽乡村”篮球联赛总决赛在台盘村开赛,将村BA推向了更高的热度。

贵州另一个小县城榕江,因为村超在社交媒体火爆起来。自5月13日打响揭幕战,至7月29日决出总冠军,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相关内容全平台浏览量超300亿次。香港明星足球队队员陈百祥、李子雄,来到榕江与村超球员代表踢了一场训练赛、交流赛。

而千里之外的海南文昌,则洋溢着排球赛的热闹氛围。今年6月起文昌举办村VA联赛,前中国女排主攻手刘晏含,前中国女排运动员、教练索玛都来到了比赛现场。

江苏省徐州市沛县八堡村连续数年春节期间举办“村界杯”农民足球赛,每天都有十里八乡的村民来观赛,“村界杯”成了“新年俗”;内蒙古呼伦贝尔锡尼河地区的“锡尼河杯”足球赛有“牧民们的世界杯”之称,已经成为草原上一年一度的嘉年华和狂欢节;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昂素镇因“排球热”而闻名,当地每年平均举办比赛400余场,形成了“天天都有排球赛”的盛况。

而就在今年6月,农业农村部发文称,决定组织开展全国和美乡村篮球大赛(村BA)。火爆全网的乡村赛事,在全国各地热闹上演,升级成为全国性比赛。

拿贵州村超来说,运动员中有木匠、鱼贩、厨师、教师、外卖员、熟食店老板、挖掘机师傅、建筑工人……今年村超位居射手榜前列的球员董永恒上场是队长,下场是“卷粉王”,一天要包1000多个卷粉。

而“村”字头赛事的比赛队伍组建、赛程安排、晋级规则、节目表演、奖励奖品,大多由村民自发组织、自主决定、自行实施,吹芦笙、唱侗歌,或是拿着农具走T台,中场表演不是啦啦队上场,而是民俗文化或乡村生活展示,主打一个接地气。

“村”字头比赛的奖品,更是让开眼界。大黄牛、大白鹅、麻鸭、榴莲……带有强烈当地特色的奖品,让人眼前一亮。

场内比赛很火,场外经济更热。“村”字头赛事的热度从比赛场内辐射到旅游、餐饮、住宿等领域。酒店房间爆满,餐饮店顾客暴增,小吃卖到脱销……比赛叫好又叫座,既带来了流量,也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

贵州村超开赛2个多月来,举办地榕江县共吸引旅客逾250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逾28亿元,同比增长超100%。

2020年,榕江县作为全国最后一批脱贫摘帽的县,开始谋划接续乡村振兴。这里村村都有足球队,长期植根于群众的足球文化,成为了当地的独特优势,一炮打响。

“由于村超赛事的火爆,现在外地游客大量涌入,在赛期时段,县城的住宿业供不应求,让我们这些周边的村寨也迎来了旅游的旺季。”黔东南州榕江县栽麻镇大利村党支部杨秀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而靠村BA更早出圈的台江县,体育赛事对乡村经济的拉动作用更为明显。村BA“出圈”以来,带动台江全县自2022年7月至2023年5月间的旅游总人数633.12万人次,同比增长38.79%;旅游综合收入74.59亿元,同比增长81.72%。

前来打卡的游客络绎不绝,不仅带动了台江县周边住宿、餐饮、商超等行业发展,促进了苗族银饰、刺绣、剪纸等当地特色产品的销售,还引来更多年轻人返乡发展。

台江县台盘村村委会主任岑江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随着村BA叫响全国,村里的年轻人陆陆续续都回来发展了。“比如,跟我一起长大的杨雄,也是我们村篮球队的主力,如今他开了一家篮球餐厅,还经营村BA周边纪念品,现在生意越来越好。”

据新华社报道,“村”字头赛事的爆火,说明了“大众体育+民族文化”具有极大的开发潜力,逐步成为一些地方推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

“村BA、村超等文体赛事蕴藏的巨大潜力,所带来的综合效益值得各地深入思考。”已经着手在榕江投资开发非遗项目的陕西客商兼游客吕力表示,它们不仅直观推动当地产业和文化振兴,还助力当地的人才、组织和生态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