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话剧《哈姆雷特》:全青年阵容经典作品的现代表达

电钢琴、吉他、非洲鼓,伴随轻声吟唱,7月24日,北京人艺新排版小剧场话剧《哈姆雷特》以这样的开场与观众见面。从舞台形式、演员着装带来的直观感受,到舞台表演、人物关系的理解呈现,这部作品处处显示出了“与众不同”。

正如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个解读这部作品的创作者,也有着自己的视角。回首往昔,1990年,由北京人艺知名导演林兆华执导的《哈姆雷特》在海内外引起极大轰动。此番,人艺首次创排小剧场版的《哈姆雷特》,青年导演杨佳音带领四位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主演,魏嘉诚、张晔子、王俊淇、方洋飞一道,以全青年阵容的解读,带来了一次对经典作品的现代表达。本轮首演将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持续至8月7日。

小剧场话剧《哈姆雷特》立意打破观众对“王子复仇”的传统印象。从文本解读到舞台表现,哈姆雷特都不再是带着绝对主角光环的王子,剧中每一个角色都有着自己鲜活的人物特点,他们将共同构成一场舞台群戏。同时,在一改悲剧色调,充满“现代感”、“游戏感”的舞台形式下,角色之间原本的人物关系也最终会内化为一场对自我的拷问与寻找。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本剧艺术指导冯远征表示,北京人艺一直是一家创新的剧院,小剧场更是实验和探索的阵地。“这部聚集了青年人智慧和力量的小剧场创新之作,会让大家看到青年人身上的冲劲和朝气,看到他们对于艺术的认知和态度,他们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与莎士比亚对话。”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主打青年人思想和态度的《哈姆雷特》是今年第二部源于北京人艺2022年度青年演员艺术考核的作品。由青年演员魏嘉诚、张晔子在考核中的演出片段孵化而来。在创排过程中,王俊淇、方洋飞两位青年演员加入,四个演员共同组成的阵容,不仅充满想象力更有着年轻人特有的与创造力。剧中每人分饰两角或多角,在不同角色的来回切换中,会让观众看到演员既是在扮演角色,也是在剖析自我,甚至观众也会成为角色的一部分,与演出融为一体。

“由于疫情原因,我们院2022年青年演员年度艺术考核推迟到了今年4月举行。不少年轻演员的组合,都令在场的考官觉得耳目一新。其中魏嘉诚、张晔子把名著《哈姆雷特》做了改编,尽管是片段式演出,但演员们非常真诚投入,而且他们在创作上加入了自己对经典文本和对当下生活的独特理解,当时就让评委们觉得,哎,这完全可以生成出一部新戏。”杨佳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北京人艺的青年演员是非常具有上进心和进取心的,这在我们每年的艺术考核当中是可以充分体现出来的。今年5月在人艺小剧场上演的新版《赵氏孤儿》,也是两位青年演员在考场上表演片段衍生出来的,再加上这一版的《哈姆雷特》,可以说都是把片段的瞬间变成了永恒的作品。”杨佳音说。

此次创排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舞台上只有四位演员,分饰作品中原本众多的角色。除了在舞台上的表演,舞台下的他们一起碰撞出火花的时刻更凝聚出青年人的智慧和青春力量。哈姆雷特的扮演者魏嘉诚与这部作品有着深厚的渊源,在创排过程中,魏嘉诚一方面出演哈姆雷特,一方面也对文本及表现形式给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打开了自己的思维,加入新颖的东西,但又不失故事和人物本身。”他在舞台上演绎的哈姆雷特不再是遥远国度的王子,更像是一个成长中的年轻人。

张晔子分别扮演奥菲莉亚和乔特鲁德等角色,在少女的清澈与敏感,王后的深沉与矛盾中切换自如。“我们最厉害的钥匙可能就是真,天下武功唯真不破。”张晔子表示,哈姆雷特里有演员真实的自己,会让观众相信。分饰克劳狄斯、伶人等角色的青年演员王俊淇深入解读人物的合理性,将国王克劳狄斯身上的人性弱点表现出来, “不是说他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而是演出他的经历和挣扎。”

同时扮演波洛涅斯、雷欧提斯这对父子的方洋飞,在同一场景中来回穿梭,他将这种角色间的切换比喻为“平行宇宙”,“我们不只是叙事,是在其中表达了自己的思想和情感。”

“一顶帽子,一把雨伞,一个转身,一个抬头就完成了演员身份转变。”导演杨佳音介绍道,这次面对经典名著的创作要带大家去看看时下年轻人的理解和面对生活的态度。剧中不仅有演员对这个传统故事的重新叙述,还增加了很多独创的部分——既有更加贴合现代观众欣赏习惯的“戏中戏”,也有随时切换视角,以及让台下观众成为“演员”的“惊喜”环节。这种充满趣味性与体验感的形式,如同带着观众一起在剧场里进行了一场“游戏”。游戏最后,一切归于平静,舞台用深沉又温暖的结尾带给观众久久回味。

就澎湃新闻记者现场观摩,新版《哈姆雷特》充分利用了小剧场的空间魅力——演出过程中,全场数次亮灯,演员甚至走下舞台同现场观众直接交流(小剧场的舞台和观众席本就近在咫尺),同时,观众的现场反馈也融进了演出情景——这无疑是近几年人艺小剧场中演出剧目中,鲜见的大胆而欢脱的互动场面。

就此,杨佳音解释说,小剧场本身就是要体现实验性的戏剧探索。“我一直在和大家强调的一点,就是有限空间的无限可能性。这一次,我们就是要把舞台尽量伸展开来。戏剧发展到今天,很多条条框框是可以被打破的。不论是什么样的戏,终究都是要演给当下的观众看。我们这次是通过《哈姆雷特》和莎士比亚对话,同自己对话,也是在和观众对话,观众的参与感是应有之义。”

而对于演出当中出现的电影《狮子王》的主题音乐和狮子布偶,以及把《星球大战》中风暴兵的白头盔和绝地武士的光剑作为道具。杨佳音则直言佩服演员们的想象力,“舞台上的各种方法和形式都要为戏本身服务,我们一再强调这个戏的精神内核还是‘哈姆雷特’,不能胡编乱造,实验探索不等于儿闹。但,且不说《狮子王》本身就改编自《哈姆雷特》,《星球大战》当年也被称作‘太空歌剧’,里面致意戏剧经典的桥段比比皆是。应该说这些元素的加入都和这出戏本身有一定的相关性,是在原作基础上生发出来的。我们不是解构而是解读,我们是用现代视角寻找出更多可能性。”

配合舞台上演员带来的惊喜,此次的舞台设计也充满新鲜感。舞台上没有宫殿与城堡,所有的布景放置在如同黑色地下管道的空间内,演员身着时下流行的“工装风”服饰,滑板、蹦床成为重要道具。贯穿全剧的后工业时代“歌谣”,串起一场经典狂想。

“这次的舞美设计,我们选择了一个臆想中的地下空间,类似一个灰暗会所的所在。每个人心中都有过黯淡的一面,有深陷泥潭不能自拔的时候,可往往越是在这个时候,你离心中的光亮恐怕就不远了。剧中的哈姆雷特在遭受人生的挫败后,也曾像今天一些玩世不恭的年轻人索性‘躺平’,但只要你有向上攀爬的决心和意愿,就会有无限的力量去寻找光明。”杨佳音说。